首页 > 经典语录>正文

圣贤的礼物

发布时间:2020-07-23 17:00:09   分类:经典语录

圣人的礼物是1.87元。

就这些,包括60便士。

为了那点儿钱,她和杂货店、卖蔬菜的人和红着脸的屠夫打了起来。迪拉仔细计算了三次,1美元87美分。

明天是圣诞节。除了在破旧的床上哭泣,似乎别无选择。这就是迪拉所做的。这一幕让她想起了眼泪,吞咽和微笑,其中大部分很容易咽下去。

见过女主人后,我们去她家看看。带家具的套房,每周租金8元。它不像乞丐的住所,但房客的处境离这里不远。

下面的入口有一个不用的邮箱和一个没人会按的电铃。旁边还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詹姆&米德多;Diningham & middot杨先生。

当他的周薪高达30元时,Diningham一家过得很好。当工资降到20元时,狄宁厄姆似乎变得模糊而谦逊了。然而,每当狄宁厄姆回家,房间里的妻子总是说“詹姆”,给他一个温暖的拥抱。迪拉哭完了,用粉扑在她脸上化了些妆。她站在窗前,茫然地看着一只灰色的猫在灰色的后院灰色的篱笆上走着。明天是圣诞节,她只有1.87元给詹姆买礼物。几个月来,她试图节省每一分钱,却发现这么多。每周20元的收入什么也做不了。她总是觉得自己入不敷出。只给了詹姆1.87元买礼物。在好的时候,她为他买了很多好东西。一些是好的和稀有的。纯银基本上配得上他的荣誉。

房间的窗户之间有一块窄玻璃。也许你已经看过廉价套房的室内陈设,在里面一个苗条的人可以瞥见自己。斯利姆·迪拉已经掌握了诀窍。她突然从窗户移到玻璃前,她的眼睛闪闪发光,但20秒后她的脸失去了空气。她迅速解开头发,让它完全垂下。狄宁厄姆家有两件珍贵的东西。他们为他们感到骄傲。一个是詹姆的金表,这是他的传家宝。

另一个是迪拉的头发。如果示巴女王住在对面,迪拉会把头发挂在窗户上,遮住对方的珍珠宝贝。如果所罗门王是这里的经理,填满了地下室,詹姆每次路过都会拿出他的手表,让另一边的人也想留胡子。

此刻,迪拉让她的头发像瀑布一样落下。它长到她的膝盖以上,几乎像她的一件衣服。她又迅速紧张地把它卷起来,沮丧地站在那里。有一会儿,几滴眼泪落在破旧的地毯上。

她穿上她的旧棕色外套,戴上帽子。她的眼睛里仍闪烁着泪水。她转动裙子,走到门口,走下楼梯,来到街上。她挂着一个“苏太太,各种发品”的牌子停在门前。迪拉一口气跑了进来,屏住呼吸,发现了身材魁梧、皮肤白皙、面容冷峻的苏芬尼夫人。"你想买我的头发吗?"迪拉问道。

"“买,”我妻子说,“脱下你的帽子,让我看看。。

棕色瀑布倾泻而下。

"20元。"这位女士说,她的头发显示出世故的迹象。

"快给我。"迪拉说。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过得像流水一样快。迪拉迅速扫视商店,寻找给詹姆的礼物。

她终于找到了它,它是专门为詹姆准备的。这是唯一的一个!这是一条白金表链。它的形式很简单。也许它在于质量,而不是华丽和庸俗的装饰——正如所有美好的事物都应该如此。它几乎和手表本身一样有价值。乍一看,她觉得詹姆应该拥有它。像詹姆一样,它是平静的,有——同样的形容词可以用于两者。商店拿走了她21元,然后她带着剩下的87美分匆匆回家。有了这条表链,詹姆在任何公司都能轻松地看表。过去,虽然他有一块贵重的手表,但他只是在黑暗中看着它,因为它和旧皮带不太相配。当迪拉回家时,她的陶醉被审慎和理智所取代。她拿出卷发器,点燃炉子,开始整理她为了爱而慷慨牺牲的头发。这是一项困难的工作。亲爱的,这是一项非常困难的工作。

不到40分钟,她的头上就长满了纤细的卷发,这让她看起来像个逃学的孩子。她在狭窄的玻璃里很瘦。心脏。批判地审视你的反思。

"欺詹姆不杀我,”她对自己说,“他也会说我像个歌舞女郎,但我能做什么呢?闻闻。一美元八十七美分能做什么?"

七点钟,咖啡煮好了,煎锅放在炉子上,准备煎肉末。詹姆从不迟到。迪拉把表链折叠在手里,坐在靠近他通常的入口的角落里。然后她听到他在一楼楼梯上的脚步声,她的脸色变得苍白。她习惯于为生活中的琐事做简短的祈祷,现在她低声说:“上帝,请让他觉得我很美。"

门开了,詹姆进来,然后关上了。他看起来越来越虚弱。“富有同情心的家伙,他才22岁,所以他必须肩负一个。他需要一件新外套,没有手套。

当詹姆进门时,他就像一只嗅着鹌鹑鸭子的猎犬。他的眼睛盯着迪拉。她看不透他脸上的表情,这吓坏了她。她害怕看到的不是愤怒、惊愕、不赞同、恐慌或任何表情。他只是用一种特殊的表情盯着她。迪拉慢慢走向他& quot桌子。亲爱的詹姆,”她恳求道,“别那样看着我。我剪掉头发卖了,因为我得给你买份圣诞礼物。它会再次生长,你不会介意的。哦,一定要做。我的头发长得很快。说“圣诞节”!詹姆,让我们看看。你不知道我买的礼物有多漂亮。"

"你剪头发了吗?"詹姆问道,好像他什么也想不透似的。

"卖掉它。迪拉说,“你还是我,不是吗?没有头发,我还是我,不是吗?"

詹姆好奇地环顾房间。

"你说你剪了头发?"他问得几乎目瞪口呆。

"你不必找到它。迪拉说,“我告诉过你它已经卖了——它已经不在这里了。今晚,平安夜。对我好点。我为你剪的。"她带着一种奇怪的甜蜜表情说,“我的头发可以数,但没有人能数得出我对你的爱。我可以开始煎碎肉吗?"詹姆似乎从梦中醒来。他拥抱了属于他的迪拉。我们就用十美元的钟吧。从另一个角度想想。一周8美元或一年100万美元有什么区别?数学专家和智者都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圣贤带来珍贵的礼物,但事实并非如此。人们会理解的。

詹姆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包东西,放在桌子上。

"别误会,迪拉,”他说。我不会因为我头发的长度和形状以及洗发水的味道而不爱你。请打开这个包裹,你会明白的。"

迪拉迅速而白皙的手指解开了包装绳,接着是喜悦的欢呼声,接着是温柔和狂喜的泪水,因此作为一家之主的詹姆必须立即尽可能多地安慰她。桌子上有一套梳子——迪拉在百老汇的橱窗里见过,并且很欣赏它们。漂亮的梳子,由纯牛角盔甲制成,上面镶嵌着珠宝。它本来会被别在美丽的头发上,但现在没必要了。这是一把昂贵的梳子,她知道她一直渴望得到它,但不敢奢望。现在是她了,但本该佩戴这种装饰的发廊已经不存在了。

然而,她把梳子放在胸前,过了很久,她抬起头来,带着着迷的眼神和微笑说:“詹姆,我的头发长得很快!"

接下来,迪拉像一只小狗一样,跳起来喊道:“闻,闻!"

詹姆还没有看到他漂亮的礼物。她把它握在手心,温暖地递给他。阴郁而珍贵的金属似乎闪耀着她的幸福和热情。

"詹姆,这真是一件好事,不是吗?我已经在这个镇上找了很长时间了。从现在开始,你必须每天看你的手表上百次。拿出你的手表。我想看看上面是什么样子。"詹姆没有照她说的做,只是坐在长凳上,双手放在脖子后面,笑了笑。

"迪拉,”他说,“让我们暂时忽略我们的圣诞礼物。它们太好了,不能拿出来使用。

我卖掉了我的手表,给你买了一把梳子。现在你可以炸肉末了。"

众所周知,圣贤是非常有天赋的人——把礼物送给马槽给婴儿。他们开始了在圣诞节送礼物的艺术。他们都是聪明人,他们给的礼物当然是满满的,也可能包括互相交换的可能性。

我想用我卑微的笔来描述住在同一屋檐下的两个年轻人的故事。为了彼此,他们没有聪明地卖掉房子里最值钱的东西。但最后,我想对今天的聪明人说,他们实际上是最伟大的送礼者。在所有给予和接受礼物的人当中,他们才是真正的人。不管他们在哪里,他们都可以被视为真正的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