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人生>正文

睡眠浅是因为自恋

发布时间:2019-05-25 12:50:54  

        仿佛是为了考验我似的,在去这个机构讲课的前一天晚上,我遭受了一个小小的挫折。当晚,我和往常一样,在晚上12点前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但无法入眠,因为楼上不断传出类似用锤子砸钉子的声音,一直到凌晨1点的时候还没停。

    这令我很受不了,于是我打电话给小区的物业管理处,值班的保安则答应过来查看一下。然而,等了很久,这个声音还在继续。不得已,我再次给物业打电话,质问是怎么回事。对方回答说,没有人在装修,我所住的那栋楼,以及周围的两栋楼没有一个房间是亮着灯的怎么会这个样子?我有点不信,便穿好衣服出去查看了一下,发现果真如物业所言,没有一个房间是亮着灯的。

    这一刻,我忍不住开始怀疑,莫非我有幻觉和被迫害妄想了?这可是精神分裂症的典型症状不过还好,赶过来的几个保安说,他们也听到了这个声音,只是没有人家亮灯,声音也不大,很难确定是哪里传出来的,而且这时总不能挨家挨户去査看吧。没办法,我只好回到自己家里,硬躺在床上试着令自己入睡。

    逐渐地,我回想起1996年的一件事情。那一年,我在读大四,決定考研究生。为了保证自己的学习时间,我和宿舍的哥们儿商定,每天中午和晚上的12:30前就要关上宿舍门,不允许别的宿舍的哥们儿进来闲聊,并且12:30后大家也不能大声说话和听音乐等。说是商定,其实是大家为我牺牲,因为我们宿舍6个人中只有我一个人考研究生。

    我们宿舍的哥们儿都是性情温和的好人很容易彼此体谅。他们知道我这个人睡眠很浅,很容易被吵醒,所以愿意为我做这个牺牲。而接下来的长达四个多月里,他们也直在贯彻这个“商定”,甚至还为此和别的宿舍的哥们儿发生过几次小小的冲突,研究生考试结束的那一天,为了消除内疚,也为了表达我的感谢,我拿当时剩下的几百元积蓄请他们哥儿五个好好撮了一顿。

    回来后,我说,我再也不限制大家了,大家愿意怎么着就怎么着。他们则说,你小子要是还限制我们,小心我们一起来揍你结果,当天晚上,他们有人唱摇滚,有人很大声地打电子游戏,而我却可以酣然入睡。

    第二天早上,我感到非常惊讶,原来我是可以在很喧嚣的环境下入睡的,我并不是一定会那么神经。过一且明白“原来我是可以在很喧嚣的环境下入睡的”,我很少再那样敏感了,几乎可以在任何条件下想睡就能睡着。

    那么,为什么这个晚上,我再一次变得挑别?这个晚上,996年的那个晚上又有什么相同的道理?

    这样一联想,我立即明白,我是在玩自恋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