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智慧人生 > 文章内容页

情侣酒店摄像头100部_接电话撞进去了

日期:2021-01-28 17:27:24 分类:智慧人生

 

孟晓华不依不饶地追问道。

“嗯,都挺喜欢的.....不过更喜欢检查你的多一些!”赵本严嘻嘻哈哈地说着。

“哼!不信。”

少女如月般的凤眉向上一挑,盯着小兽医支得老高的地方,小嘴一撇说道:“我都被你看光了,也该让我看看你的吧?”

 文学

不会吧,居然还有这等好事。小兽医不能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盯着眼前两小无猜的玩伴。

“怎么?不愿意让我看啊?不让看就算了......”

孟晓华双颊一红,起身来就欲走出去。

“让看,让看.....别走啊晓华!你看你看!”

说话间赵本严伸手去拉女孩的手,另一只手则麻利地褪下自己的裤子。

“啊!好丑啊!”

孟晓华转身一眼就看见小兽医那地方,连忙用双手捂住双眼,只是手指间的缝隙足以让她清楚看到赵本严的身体。

“那里丑了啊?你忘了小时候你还用手弹过它呢,这才几年没见就嫌人家丑了啊?”

小兽医不满地晃着双腿。

“呀!难看死了。小时候那东西粉粉白白的像个小肉虫子似的多可爱啊,哪像现在疤疤癞癞黑红黑红的。”

孟晓华一边偷瞄着赵本严的下身一边继续取笑着小兽医的家伙。

“小时候那东西只能尿尿,哪像现在能做的事情多了,不信你摸摸看?”赵本严继续晃动着象鼻子,把身体往女孩身前一送。

“能........还能做什么?”

少女红着脸探出一只小手伸向小兽医那地方,不过春笋般的白嫩手指刚一触,就被吓得赶紧抽离。

“不用怕,多多摸摸它!你就会爱上它的!”

赵本严像引诱小白兔开门的大灰狼一样,循循诱导着孟晓华,用自己的手抓住女孩的小手重新按到自己的那团热情如火地方。

“呀!它还会跳动呢!”

“哦......好棒啊!前后动一动......对就是这样......嗯,舒服!”

赵本严用手抓着女孩的小手不停地动着,很快即便不用他主动引导,孟晓华也能自动动作了起来。

一时间,如同昨天一样,赵本严小小的卧室里又充满青年男女间热情如火的青春冲动。

...........

“本严啊!本严!”

咚咚咚,伴随着一阵敲门声,一个浑厚的中年男人声音在紧闭的门外响起。

“啊.......是村长!”

正在紧关节要时候的赵本严本来就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再被村长孟大庆声音惊吓。

小兽医就感到自己的后背一麻,竟然弄得少女红红的俏脸上到处都是。

“哎呀......你瞧你弄得到处都是,怎么收拾啊?”

孟晓华小声埋怨着,快速用手擦拭着脸上的体液残留。

“啊啊.....不好意思啊,我出去看看村长来找我有什么事?你躲在里面别出来啊!”

赵本严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小声交代着。

“来了......来了.....孟村长找我有什么事啊?”

关好里间的房门,小兽医吱呀一声打开外面的大门,笑着对门外的孟大庆说着。

“啊,本严啊,这大热天的怎么把门还给关上了,就你这小兽医站还怕有人偷你的不成?”

孟大庆大大咧咧地坐到外面屋的椅子上,两只眼睛叽里咕噜四处乱转,盯着赵本严紧闭的里间屋门看个不停。

“啊!没什么,刚才上午给二胖家的狗大黄做了个手术,有点累了想睡觉,又嫌外面有时候过拖拉机太吵就把门给关上了!”

小兽医眼睛不眨地编着瞎话。

“哦!对了本严,昨天我家母猪难产是你小子帮我家里的把小猪仔生下来的,还真的得好好谢谢你啊!”

孟大庆眼珠一转笑着说。

“看您说的,我打小就没少受村里乡亲的照应,做这点事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小兽医也虚与委蛇的客气着。

“呵呵,你说的倒也没错。对了我这次过来除了表示感谢以外,还有点事麻烦你?”

“嗯?什么事啊?孟村长?”

“我想问问你,你给母驴母马用的那个让它们那个的药,给女人用,好不好使啊?”

孟大庆突然神秘兮兮地低声问道。

“这.........这种药用在牲口身上的,对人用的话也应该肯定有效,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毒副作用啊?孟村长您是准备.......”

踌躇了半天,小兽医犹犹豫豫地说着。

“哦,有用就中有用就中。啊,小赵你别误会,这不是吗?我那个老婆子年龄大了呀,可我身体还成啊,想和她过点夫妻生活吧,她总是没啥感觉的,所以啊我才跟你打听一下,琢磨着给她也少用一点,多多少少也能增添点情趣不是?”

孟大庆哈哈一笑地解释着。

“他妈的我信你才怪呢?那天在二杏身上自己都说了好几年没碰你家的李素兰了,现在到我这打听兽药指不定要祸害谁家媳妇呢?”

不过赵本严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哼哼哈哈地点头称是。

“哎呀!我想起来了,上次我给周婶家的驴治完病,那药就用完了,这几天也忙一直没来得及去镇上再买啊。”

小兽医虽然不知道这孟大庆想把兽药给谁的身上用,但是也绝不想为虎作伥,自然找个理由蒙混了过去。

“哦.....哦,那算啦,我们老夫老妻的少过几次房事也算不得什么,下次有机会再找你弄点。”

孟大庆笑着打着哈哈,忽然眼睛一转又盯住了赵本严里间的紧闭的房门。

“我说本严啊,你今年也有二十了吧?按说也是到了该找个媳妇的年纪了,不过你这条件也确实差了点,但是没关系你只要在村里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地当好你的兽医,你孟叔我指定给寻摸一家不错的姑娘。但如果我要是听说你要是偷偷地在村里勾搭谁家的大姑娘小媳妇的话,可别说你孟叔到时候对你小子不客气。”

说着话,孟大庆一双阴鸷的眸子射向赵本严,眼神中充满里警告的意味。

“瞧您说的,我这穷的叮当乱响的,谁家姑娘能愿意被我勾搭啊?”赵本严心中虽然大骂,但脸上还是一副赔笑的样子。

“你知道就好!好了,我也不打扰你午休了,我再出去到村里转转。”

“孟村长,您慢走!”见孟大庆渐行渐远,小兽医掩上大门,又赶紧回到刚才他和孟晓华亲热温存的里间卧室。

“晓华,刚才那个老王八蛋的话你都听见了吗?”

“怎么听不见?他就是吓唬人呢,咋啦?你害怕啦?”

“害怕倒不至于,只是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尤其是像他这种恶霸小人还是尽量少招惹为妙。”

“你这说得倒是没错,好了天色也不早了,我出来这么久,家里也该着急了,我得回去了。”

孟晓华整理好衣裙起身准备出去。

“哎.....我们的体检还没结束呢??”赵本严有些不舍地去拉少女的手。

“这体检啊,留着下一次再检查吧。呵呵.....”

孟晓华抽离了小兽医的狼爪,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俏生生的脸庞带着红晕一边走一边跳的离开了他的赵家兽医站。

“唉........”

赵本严口打唉声,不过虽然没和青梅竹马的孟晓华真的发生什么,但毕竟也是在那女孩的手上打出了一发,想想也是够刺激的了。

他摇了摇头,给笼子里的已经苏醒过来的大黄喂了点食物和消炎药,搬了把陈旧的摇椅坐到院子里一边看着爷爷留给他的医书一边纳着凉。

..........

休息了一会儿,赵本严突然想起上次去刘鑫月那儿看病,她说她家里的骡子这几天一直在闹肚子,让他开点兽药,只是这两天又是给孟晓华检查身体又是给难产母猪接生还给狗开刀动手术的,早就把这事给忘到脑后了。

他敲了敲自己的脑壳进屋开始翻找治疗拉肚子的兽药。

五分钟后,带好药品的小兽医来到村中孟广发家的院子外面,正准备敲门却隔着栏杆发现村长孟大庆的摩托车正停在院子里。

“这老王八蛋又跑鑫月嫂子这来干什么了?”

心中好奇,赵本严放下准备敲门举起的手,蹑手蹑脚地转到院子侧面。

孟广发家里的院墙大概一米八高,不过这拦不住小兽医,其实他从小在爷爷的培养下赵本严的轻功可是相当有二下的,只是爷爷告诫他,不到迫不得已千万不要示人。

赵本严轻轻一纵,单手扶住墙头,身体如同随风柳叶般轻飘飘地落入院内,紧接着身体靠住房间的外墙隐住身形,探着头向客厅里望去。

“鑫月,你看你,都是自己家的亲戚你还和我客气啥啊?”

果然那个老不羞的孟大庆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冲着背对着他正在忙着切水果的鑫月大大咧咧地说着话。

“叔,你平时没少了照顾我们家广发,你来做客我这当侄媳妇哪能不招待您一下呢!”

刘鑫月窈窕的身姿晃动着切着案板上的水果。

突然,小兽医发现就在鑫月嫂子背对着孟大庆忙乎切水果的工夫,那个老家伙忽然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纸包打开,把里面一堆粉末似的东西倒入了茶几上两个水杯中的一个!

“这老王八蛋想干什么?难道他想对鑫月嫂子下手?可是那可是他的亲侄媳妇啊,人怎么能这么畜生呢?”

赵本严心中来回闪着各种念头,不过身体却一动不动地躲在墙后观察着客厅里的情况。

“来,大庆叔吃水果!”

鑫月此时切好了满满一大盘各种水果,还摆出各种可爱的造型端到了茶几上。

“呦,侄媳妇你这手可真巧啊!让我瞧瞧!”

趁着鑫月往茶几上放水果盘子的一瞬间,老流氓孟大庆居然伸出大手去抓侄媳妇的雪白的手指。

“啊!”鑫月受到惊吓,赶忙缩手回去。

“嘿嘿.....还不好意思了,让叔看看又少不了一块肉。”

孟大庆粗鄙地哈哈一笑,不过眼珠一转双手举起茶几上的两杯水,把下了药的那杯递给鑫月说道:“刚才是叔不对了,来!咱们以茶代酒叔敬你一杯,给你陪个不是!”

说完把手里的水杯一饮而尽,又笑嘻嘻地看着对面的鑫月。

“嫂子不能喝啊,千万不能喝啊!”

赵本严在心底喊着,只是他知道现在要是出去阻止的话,肯定会被孟大庆倒打一耙说他私入他人住宅居心叵测啊!

“这……”

鑫月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举杯喝了一口杯中的茶水。

见对面美女喝了水,孟大庆狡黠的眼中满是笑意:

“哎,这就对了嘛!来来,坐叔叔旁边。”

鑫月眼中闪过一丝厌恶的神色,但是还是没法子地坐到和孟大庆同一侧的沙发上,只是离他有两个人位置的距离。

“你叔我这次来,其实主要也是为你和广发两口子之间闹矛盾的事做个调解的。你们家的事我没少听我大哥也就是你那个老公公和我说起,我也总劝他不要太着急了!”

孟大庆突然开始和颜悦色地装起了好人。

“叔,既然你也说到这了,那我请你来给我做做主,这生小孩的事本来就是夫妻两个人的事,他们一直说我有问题,可是我去县城省城大医院都检查了好几次了,都没看出啥毛病。为啥就不能检查检查广发呢!”

说到这里鑫月眼圈一红,显然是把眼前的孟大庆当成可以替她主持公道的人。

“哎!这事呢我也知道,广发这小子别看长得人高马大的,可自小从树上掉下来摔坏过卵蛋后,那个地方就一直长得不大,我也怀疑过这小子会不会变成个太监了。”

说着话孟大庆趁机向鑫月的身旁悄悄移动了一些位置。

“那他们还都冤枉我!”

听到这话,鑫月鼻子一酸顿时抽泣了起来,根本没注意到老流氓已经挨着她身边了。

“哎!这事啊,叔肯定为你做主,但是你得先告诉叔你俩行房的具体情况啊?比如说他那里大不大,硬不硬啊?一次能弄多久啊?”

孟大庆粗鄙地问着这些细节一边把一只手扶到了侄媳妇鑫月的肩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